教育部优先初三高三学生复学大学开学继续延后

对于学生复课的相关问题,昨天(13日),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登峰接受了白岩松的采访。针对于高三、初三是否优先复学,以及大学何时开学等问题,王登峰进行了回应。

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 优先初高三学生复学

“‘封城’以前,我母亲已经不和别人握手、亲吻了,有一些人嘲笑她太紧张。现在,这些人向她道了歉。”家乡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的马可,由于工作的原因生活在上海。他每天都与千里之外的家人、朋友联系,早早叮嘱他们戴上口罩。

昔日不习惯戴口罩的意大利人,戴上了自己用订书机订起来的无纺布“口罩”;超市代替了教堂,成为如今人最多的地方;餐饮店的地面上多了“1米人际安全距离”的间隔标线……

如今,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破2万,成为海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感染患者的病亡率超7%,全球最高。

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王登峰:教育部几次通知里面都明确提出来,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应该首先把高三和初三来开学。因为他们是毕业班,高三的同学要复习高考,初三的同学要中考,这些同学他们需要尽快回到学校。

当地时间3月8日,意大利政府发布法令,多次强调要各类经营者确保访客保持“1米人际安全距离”。一些餐饮业店员只好拿出尺子,在地上画出间隔标线。

大学开学涉及跨省流动 时间将继续延后

2月初,马可的家人从意大利给张婧寄来了口罩,让她十分感激。如今意大利疫情严重,马可和张婧决定给意大利医疗系统捐赠口罩。为保险起见,马可和张婧联系了意大利驻上海领事馆,希望能获得建议。没想到,领事馆早已开通完备的捐助渠道,并指定物流公司定点运输。

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王登峰:大学的开学跟中小学一样,我们遵循的原则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最大区别是:大学生的开学,涉及到相当多跨省流动的学生。我们国家现在有4000多万大学生,其中有1000多万要跨省流动,其他还有3000万是在省内流动。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欧洲学会意大利研究分会秘书长孙彦红认为,欧盟在此次疫情中暴露出其协调能力的不足:“欧盟理事会宣布要制定欧盟层面的抗疫指导方案,欧盟委员会也提出设立250亿欧元危机基金,但这些现在都没能得到具体落实,步伐跟不上疫情的发展。”

以一体化为标签的欧洲,在疫情之下面临巨大的考验。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朱婷、毛毛、张婧为化名)

在3月11日发布的微博里,毛毛为人们详细地讲解了米兰机场“限制外国人出境”政策在3天内的3次调整。对于意大利的防疫政策调整,毛毛认为政策发布得太快,实施有点跟不上。“意大利的‘封城’政策,3月7日晚公布草案,3月9日就大面积实施了,基层工作人员在具体实施上各有理解,执行不一致。”她说。

取代了圣母百花大教堂,超市成了如今人最多的地方。朱婷到超市购买生活用品时,要在门口排上小会儿队。工作人员戴着口罩,站在门外仔细算着入内人数,到达限制数量了,便把门拦起来。队伍里的人自觉保持前后1米的距离,朱婷好不容易排到前头,只见入口处立着一个塑料架子,上面放了些一次性手套和消毒液,供需要的人使用。

此外,人们如要在市镇之间出行,还需随身携带一份个人声明。只有“已证实的工作需求”“必要情况”“健康原因”三种情况被允许在市镇间流动,否则不能离开所在市镇。

在这场疫情之中,生活在变,政策在变,国际局势也在变……

因疫情原因,今年过年本来打算回湖北武汉老家的朱婷留在了佛罗伦萨,随后又亲眼目睹当地被病毒侵蚀。

意大利“封城”后,西班牙在3月15日也迎来了“封城”;德国对部分医疗防护物资下达出口禁令,多国物资被德国扣留;多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加强边境管控……

“去过意大利十几次,一直觉得当地民众比较散漫。这次意大利的凝聚力和团结,让我非常惊讶,刷新了我的印象。”张婧表示,作为欧洲最早采取防控措施的国家之一,意大利政府层面的工作还是十分迅速的。

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到,如果加上中小学,整个学校开学就是三个多亿的人口在全国范围内的流动。所以说,是一个人员流动范围最广、聚集程度最高、同时社会影响也最大的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首先要解决的就近的中小学开学的问题,在中小学基本上开学或者在疫情得到更进一步控制的前提下,我们再来考虑大学的开学。所以,可以明确的是,大学开学要相对来讲继续往后延。

南方日报记者 彭奕菲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蓓对此表示理解:“面对新冠肺炎,世界各国都在认识、学习它的过程当中。在管理上也一样,各国政府在不断探索,慢慢改进应对方法。”

这个因文艺复兴运动闻名遐迩的世界艺术之都,失去了以往游人如织的热闹景象。“现在只有一些小卖部、超市、药店开门,其他商铺基本都关门了。”朱婷说。

超市排队每人间隔1米

在马可的女友张婧眼里,意大利的政策也有好的变化。

在此等严格管制下,意大利人慢慢习惯“封城”的生活。似乎一周前还不愿意戴口罩、坚持行贴面礼的人,都销声匿迹了。

孙彦红认为,欧盟当前急需形成紧急卫生协调体系:“面对这次疫情,如果欧盟能形成紧急卫生协调体系,发挥良好的协调作用,将会增强向心力,否则很可能会使得欧洲一体化面临新的挑战。”

在认识过程中改进应对方法

身处本次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的首府米兰,毛毛亲身感受了意大利出现疫情以来的动荡。她创建了微博“毛毛TA说”,想让更多人看到意大利在疫情当中的真实情况。

Comments are closed